渡十娘|美國總統選舉:人(選)質(民)跟誰走?

做公眾號裡的《紐約客》

戳藍字一鍵關注渡十娘

轉發也是一種肯定


文字|木然

編輯|渡十娘



作者簡介:木然曾任加拿大《星島日報》副總編輯、《加拿大都市報》總編輯。同時在電臺、電視獨立主持多個時政類節目,目前為自由撰稿人。


作為美國總統選舉最後一場辯論,如果要論誰是輸家誰是贏家,筆者認為在90分鐘略為沉悶的辯論裡,所有參與者都是贏家。包括那個可以關閉候選人麥克風的靜音按鈕。

我們就先從筆者排在贏家第一位的靜音按鈕說起。在第一場總統候選人辯論裡,特朗普強勢的搶話和不讓對手有說話的機會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總統選舉辯論都不能做到各方擁有均等話語權的話,民主選舉將演變為一種強盜式的圈地戰爭,這是現代社會難以容納的。

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的最後一場辯論為以後的辯論貢獻了一種模式,即主持手上多了一個可以令失控者「shut up」的工具,這體現了政治民主執行中規程的至高無上和制約性。

排在贏家第二位的是NBC記者克里斯汀韋爾克(Kristen Welker)。從辯論後的反應看,包括共和黨、民主黨的議員,以及網路上的吐槽客大部分都點讚了韋爾克公平、公正和柔中帶剛的控制力。而從筆者多年主持電臺、電視時政節目經驗看,美中不足的是主持人為90分鐘設計的話題過多,很多話題都是隻有開頭卻無法展開,而主持人對論者的離題跑馬也不夠果斷地打斷,以及拉他們回到話題來,導致辯論後期的問題給觀眾有「水過鴨背」、匆匆走過場的感覺。不過這也是仁者見仁、智者見智的感受,不影響韋爾克從此平步青雲、身價百倍的美好前景。

那麼,副總統拜登和總統特朗普誰是贏家誰是輸家?


根據CNN事後對這場辯論的一項實時民意調查顯示:53%的受訪者認為拜登在當晚獲勝,而特朗普只有39%——這一結果大概是以拜登無大錯就是贏為前提,這大致反映了總統目前在民意調查中的赤字。而在Real Clear Politics的全國平均民調中,拜登領先特朗普7.9%,Five Thirty Eight的預測模型顯示,拜登在週四晚上的假設選舉中獲勝的機率為87%。

但筆者對此並沒有那麼樂觀。理由是現在離投票日還有10天,這個時間足夠可以引爆N個炸彈。那個抱著「不勝不罷休」的總統私人律師朱利安裡(Rudy Giuliani)如今全身掛滿了炸彈,你不知道他何時會扔一個出來。就算律師今明兩天扔個啞蛋,也足夠民主黨人忙乎幾天。何況人家宣稱有硬碟有筆電有照片有影片,可以將拜登實錘砸倒在大選前。


(Rudy Giuliani自己深陷醜聞)

另一方面,自2016年以來,總統特朗普已經建立起他穩固的基本票群,這部份特朗普死忠粉大概佔選民的40%。就算在搖擺州,也不乏特朗普的「死士」。他們為了能令特朗普夢延續,會不惜戰鬥到最後一分一秒,這種氣勢是民主黨所缺乏的。所以當不少朋友問筆者你怎麼看最後的結果時,我的回答還是之前那句話:「讓子彈飛」。

回到昨晚的辯論,我以為特朗普最大的成功是聽取了他團隊的安排,可以安靜下來等待屬於自己的「兩分鐘」展開陳述,避免瞭如第一場辯論那樣向對手發出強悍的干擾,而且他給了拜登更多的發言空間,目的大概是期待未進入狀態的拜登講多錯多,這應該是總統助手們敦促他採取的策略。不過昨晚拜登顯然是提前做足熱身,上來就在狀態中。但無論如何,特朗普少有的溫和舉止可能說服了一些搖擺不定的選民:不要在最後一刻拋棄他。

但特朗普團隊忽略了他們的老闆離開了自己把控的主場就無法淋漓盡致地表現這個弱點。特朗普在辯論開始時有相當長一段時間表現得無所適從。如果我們將這場辯論90分鐘分成「前50分鐘」和「後40分鐘」的話,拜登顯然贏了上半場,特朗普贏了下半場。

在上半場的辯論,拜登成功地把特朗普拉入了「抗疫失敗」的泥坑裡。雖然特朗普迫不及待地丟擲了拜登兒子的醜聞、拜登與第三國的利益關係,為拜登挖好了一個個坑,但拜登並沒有跳下去。他以「未從中國拿過一分錢」的發誓二兩撥千斤地將自己與兒子切割,且反手把特朗普拉到解釋「中國賬戶」和「漏稅」上作捆綁。

特朗普在這裡犯了一個錯誤,就是喋喋不休地解釋自己,這給了拜登上位的機會。例如拜登嘲笑他2016年承諾當上總統就會公佈納稅記錄,「夥計,四年了,你拿出來啊」,這種糾纏令特朗普顧此失彼地丟失了朱利安尼精心為他準備的「炸彈」,所以我認為總統不在狀態中。

總統不在狀態的另一表現是在「抗擊COVID-19」話題上,當拜登對他處理不力導致22.1萬美國人死於病毒時,特朗普並沒有給出有實質內容的反駁。他只是不斷陳述自己得病了怎樣好了,很多人都從患病困境走了出來,美國在瞭解和適應中「扭轉局面」...... 等等,但拜登針針到肉地用特朗普的話來回擊特朗普:「他說他們正在學著接受它,」現在是「人們正學著死於它。」拜登指著特朗普對選民說:「這就是那個告訴你復活節前會結束這場戰役的人。他沒有明確的計劃。」他不應該在他的高爾夫球場上」,「他應該和佩洛西議長商量。」拜登還相當煽情地對選民說:隨著美國數十個州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的捲土重來,美國即將進入一個「黑暗的冬天」(dark winter)。而特朗普的回擊就和第一場辯論一樣毫無新意:「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在談論關閉。」「拜登就像民主黨州長在自己的州強制關閉。」「他就會關閉這個國家」這些口水的東西,本來講一次足夠,兩場辯論都炒同一種飯,由此看出自信的特朗普對待第二次辯論毫無文案,隨意發揮。

2020年美國大選選民關注的頭號話題當然是「疫情」。特朗普的策略一如喬治華盛頓大學(George Washington University)政治管理研究生院院長勞拉·布朗(Lara Brown)所說的,特朗普在昨晚只是對他的支持者講話,而拜登「吸引了那些可能仍然持中立態度的人」。

在下半場,我認為上半場發揮超水平的拜登因為耗費了太多的精力而進入疲態,而漸入佳境的特朗普開始掌握把控話題的節奏。例如在清潔空氣和能源問題,特朗普成功地挖了一個坑,令拜登一頭紮了下去,表達了要發展綠色能源並終結對傳統石油業的補助,這無疑得失了包括賓州在內的一些搖擺選民。目前拜登在賓州大約獲得49%的潛在選民投票支援,領先特朗普的45%,這個領先率剛好在民調誤差中,但拜登的這個失言有可能令他一下子失去20張選舉人票,特朗普這個坑挖得值。


加上,特朗普落井下石地對選民說民主黨終止石油業補貼,「你會記得德州、賓州、俄克拉荷馬州、俄亥俄州嗎?」這種喚醒恐懼法在選舉中有一石數鳥的功效。

現在這個炸彈就看民主黨人如何拆解。除非他們能夠說明未來政府在從傳統石油業向綠色能源的轉變過程中,政府有幫助企業和產業工人不失去飯碗的計劃,這很關鍵。

肯定的,這個「坑」將成為美國選舉教科書的典型例子。目前我們無法判斷拜登的不慎言對選情影響有多大。因為畢竟本屆與以往所不同的是目前已有四千五百萬人提前投了票。第二場辯論舉行時有將近95%的人心中有了選擇結果,能被影響的大約是5%的選票。

當然,清潔空氣、綠色能源一向是民主黨的主打政綱,或許拜登的不慎是早在得失計算內的。


下半場辯論能和拜登失言對沖的,其一是特朗普在闡述移民問題上,被拜登拖入545名非法兒童因為特朗普的「零容忍」打擊導致他們與家人失散,且無法找到他們已被遣返回國的父母的泥坑;其二是在討論奧巴馬醫療時,拜登延續辯論開始時的煽情,他提醒選民注意,在黑暗冬天到來時,很多人可能因為特朗普取消奧巴馬醫療、而特朗普醫療又只是空中的餅會變得惶恐而走投無路。

毫無疑問,未來十天等待拜登的將是更大基數的「朱利安裡炸彈」轟炸。最近有不少美國的朋友問我票該投給誰?對此筆者能給的答案是:選民如今都是待綁架的人質,在選擇是跟一個撒謊成性擺地攤的暴發戶走,還是跟一個老態龍鍾可能曾經在犯罪邊沿行走的政客走時,唯一的選擇是誰給你傷害少些!

你是我的閱讀者 我做你的渡十娘

做公眾號裡的《紐約客》,我們是認真的!— 寫在《渡十娘》破萬之際

昨日更新:

客廳熱文:

熱門文章:


十娘專欄:


其他:


讀完請點"在看"讓更多人看到




圖片 I 網路

整理 I 編輯 I 渡十娘

清單內容來自 I 木然

版權歸原作者 I 如有侵權 I 請聯絡刪除



生活中

總有些東西值得分享



·十·娘

DES



IGN


發現 I 家庭 I 樂趣


想每天與渡十孃親密接觸嗎?

喜歡?粉她!

有話想說:

海外:[email protected]

國內:[email protected]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