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 | 走進忠誠衛士的心靈世界(三)

點選上方“人民武警”可訂閱哦!
莊仕華:愛是忠誠的原動力
張瀟瀟、王國銀
人物小傳
莊仕華,新疆總隊醫院肝膽外科主任醫師,第十屆“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2011年被評為第三屆全國道德模範,2013年被中央文明委授予“當代雷鋒”,先後當選“感動新疆十大人物”、“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範”、“全國擁政愛民模範”,榮立一等功、二等功各1次,三等功9次,16次被各級黨組織評為“優秀共產黨員”。
關鍵詞:熱愛
記者:在你的職業生涯中,做過10萬多例肝膽微創手術,醫治過成千上萬名患者,你用實際行動踐行著懸壺濟世的理想。有人說,醫生僅僅是一門職業,手術只是一門技術,你怎麼看?
莊仕華:一名好醫生,首先應當是個好人,是個有愛心的人,一個把病人的健康和生命看得重於一切的人。我接收過一個已經確診的癌症晚期患者,當時別的醫院都拒絕收治,我並沒有想著治療過程中會有奇蹟發生,只是希望用一種溫暖的方式陪他走過生命的最後一程。我一有空就陪他說說話、聊聊天,那段時間他很快樂,比預期的壽命延長了半年。雖然他還是走了,但我相信他在生命的最後時光裡,因為愛而減輕了痛苦。醫生是一個很特殊的職業,每次當患者把自己的健康和生命交到我的手中時,我深感責任重大,我是他心裡的靠山、最後的希望,因此不僅要用精湛的醫術治療他身體的病痛,也要用仁愛情懷安撫他內心的不安和恐懼。很多時候,醫生對病人一個溫暖的微笑,真的勝似靈丹妙藥。
還有一次,我收治了一個患有膽汁反流性胃炎的病人,吃了十幾年的藥都沒有康復,病痛長期折磨下,他精神壓力非常大。我仔細觀察、詢問了他的生活習慣,然後沒給他開一片藥,只是讓他把床頭墊高30度睡覺,病人竟完全康復了。在我從醫生涯中,像這樣的病人我治了200多例,沒吃一片藥就恢復了健康。有的人覺得我是神醫,其實哪有什麼神醫,只是因為我在診治過程中足夠耐心細緻,能發現細節性致病因素,從細小的生活習慣入手化解他們心中的憂慮,做到這一點,你必須要對病人有真感情。
40多年的行醫經歷,我還給自己立下一個規矩:關愛病人,不是看完一次病就結束了,更要對病人一生負責。每次病人出院前,我都會抽出時間給他們講解一些衛生防病知識、健康生活方式,以及養生保健的好招法,爭取讓病人受益一生。
記者:你不僅為患者祛除病痛,更是時刻把群眾的困難放在心上,為群眾排憂解難,幫助群眾脫貧致富,被中央文明委授予“當代雷鋒”榮譽稱號。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為什麼要承擔起這份與你的工作看似並沒有必然聯絡的“份外之責”?
莊仕華:我是一個農民的孩子,小時候家裡很窮,我吃的穿的大都是靠鄰居鄉親接濟,讀書上學也是靠大家幫助,大學是國家讓免費讀的。一路走來,我能夠成長為一名軍醫,靠的是國家和人民的幫助和關愛。做人一定要飲水思源、懂得感恩,我今天做的一切都是希望回報社會、回報幫助過我的人。
20世紀80年代,我接診過一個叫鄧華貴的年輕病人,小夥子隻身來新疆打工,錢沒掙到就大病一場。來院時,身上只有幾毛錢。小夥子無助的眼神,讓我想到了年輕時的自己。當時我就想,一定要幫他。有時候幫人一把,就能救人一命。我詢問他有什麼技能,小鄧告訴我他會炒瓜子。那時我一個月只有四十幾塊錢的工資,我拿出了一半工資給他買了口炒瓜子的鍋,還有一大袋瓜子,讓他尋找謀生出路。後來他掙了錢,如今還開起了房地產公司,小鄧為了把這份愛傳遞下去,他把老家的貧困鄉親都招到了公司。
幫助困難群眾,看起來是一名醫生的“份外之責”,但是於我而言,這是我應盡的職責,我要把曾經收到的愛傳遞給需要幫助的人。當然,我也聽到過一些風言風語,說我不安心醫治病人,天天忙著學雷鋒,這分明是作秀。我想,就算是作秀,能夠堅持幾十年也不容易,他們說我作秀,那我就作一輩子秀,能讓更多的人在我“作秀”的過程得到幫助、感到溫暖也行啊。
記者:你是一名醫生,但大家都說你為民族團結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說你做到了“為民造福、為黨立碑”,你如何看待這種角色的轉換和境界的昇華?
莊仕華:我是一名醫生,但我更是一名軍人。軍人心中要有大愛,軍人的愛要始終與使命擔當緊密相連。出於對黨、對祖國熾熱的感情,我始終把維護民族團結看作義不容辭的責任。身處不同的崗位,履行職責使命有不一樣的方式。我的崗位決定了我不能戰鬥在反恐維穩一線,也沒有機會和暴恐分子短兵相接,但是部隊就如同一個有序運轉的機器,每一個零件都有它存在的意義。雖然沒幹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但我可以堅持從一點一滴的小事做起。幾十年來,我接治一個少數民族病人,就會宣講一次黨的民族政策,每次不論到哪裡巡診,我都會主動救助困難的少數民族患者,給他們送衣送糧、捐資解困⋯⋯日積月累做了一些實實在在的好事,溫暖了少數民族同胞的心,社會也增添了一分和諧。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愛新疆這片熱土。我在新疆一待就是40多年,對新疆和各族人民有深厚的感情。我幫助過一個叫木合塔爾的維吾爾族小夥,他有兩個哥哥,母親身患疾病,家裡非常窮。面對貧窮的家庭,木合塔爾抱怨社會,還染上了酗酒的惡習。我把他母親接到醫院治好了病,還幫他們家修了房子。木合塔爾特別感動,他不但改掉了酗酒的毛病,還開展起了特色旅遊業,並且積極幫助身邊困難的群眾。每次見到我,他總是會重複那句話:“感謝莊醫生,感謝黨,感謝人民軍隊!”我想他是把這份情記在了黨的身上,我相信他在感恩的同時也會把這份愛傳遞給其他的維吾爾族群眾。我希望能透過自己的努力,透過治病救人的紐帶,把我的愛傳遞給更多的群眾,讓這份愛在民族之間傳遞下去,讓他們感受到黨的溫暖,在造福社會中為黨樹碑。
記者:在你的身上,我們看到了一個軍人對人民的熱愛、對黨的忠誠,你認為愛的情懷對於軍人而言有何意義?
莊仕華:我軍的宗旨就是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這種服務不是冰冷的、生硬的,而是充滿感情的。作為軍人,只有具備愛的情懷,愛這個民族,愛這個國家,愛這個社會,才會在黨和人民需要我們的時候,赴湯蹈火、義無反顧。
我在巡診期間,見到正值青春年華的戰士駐守在祖國的邊疆,遠離了繁華和喧囂,卻義無反顧地在寂寞中堅守;我也接治過在反恐維穩戰鬥中負傷的戰士,明知暴徒窮兇極惡,卻仍然衝在前面。對於一些人來說,他們的選擇真的不算“聰明”。可是,軍人真的傻嗎?他們也知道危險和艱辛,只是因為心中有大愛,才能逢敵亮劍、迎難而上,才能為常人所不能為、不敢為、不想為,才有了迎著危險逆行的最美背影,有了抗洪搶險中被洪水浸泡發白的大腳⋯⋯這些畫面,都是因為大愛而壯美。
記者:作為歷屆“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中最有影響力的當選者之一,對“忠誠”二字一定有你自己的理解,請你談談熱愛與忠誠之間有何聯絡?
莊仕華:我記得艾青曾這樣寫過:“為什麼我的眼裡常含淚水,因為我對這土地愛得深沉。”因為有愛,所以才會飽含深情、甘願奉獻犧牲。我覺得,愛是革命軍人忠誠的原動力。我從一個農民的孩子成長為一名共和國的軍官,我今天的一切都是黨和人民給予的,我由衷地熱愛祖國、熱愛黨、熱愛人民,所以我才發自內心地聽黨的話,竭盡全力苦練本領幹好本職工作,就是希望能為部隊官兵和老百姓多做一些事。
其實,有了愛的溫度,才有了忠誠的純度和硬度;當忠誠的信念在頭腦中紮根之後,又會促使無私的大愛得到進一步昇華。忠誠與熱愛相互促進、相得益彰,凝結成了革命軍人最基本也是最寶貴的品質。
此資訊為原創, 轉載請註明出處!
監製:楊敏、孫延東、劉鳳橋
圖片監製:劉海山
主編:王文、魏國榮
編輯:冰晶、洪虎、化煒、莫荒、張瑜
郵箱:[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