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家屢創“中國第一”的公司,包含怎樣的“成長之謎”?

雍禾的所有成就,無非是證明了誠信蘊含的價值與威力。
01
2018年7月,雍禾植髮單月手術量首次突破3000臺,達到創紀錄的3372臺!
這個數字,再次創造了中國植髮界手術量的新巔峰!
作為中國分佈最廣、規模最大的專業植髮醫院,雍禾植髮的手術量常年冠絕業內。從5360臺(2015年)、10949臺(2016年)到20709臺(2017年),幾乎年年翻番。照這一趨勢,雍禾在2018年再度重新整理紀錄,不存在任何懸念。
如此飛速成長的背後原因,連戰略投資雍禾植髮的中信產業基金都曾大為感慨,稱之為“雍禾成長之謎”。
即便問到雍禾植髮總裁兼CEO張玉本人,有時也很難說出個所以然。如果非要他道出箇中緣由,“佛系”的張玉則會表示:“我們只不過是嚐到了‘誠信’的甜頭。”
一個簡單事實是:2018年1月,雍禾在公佈2017年手術量突破2萬臺的喜報時,亦不忘如實告知患者“不滿意手術量”也有189臺!
難堪吧?打臉吧?同行笑話吧?患者質疑吧?……這些反應,雍禾統統忍下、一一扛住,只管老老實實,絕不藏著掖著。
這既是雍禾的價值觀,也是張玉的方法論。
02
2016年11月10日,南寧雍禾的諮詢醫師梁麗芬像往常一樣走進單位。但這天對她來說非比尋常,因為頭髮稀疏的她決定以身試“發”,接受一次LATTICE加密植髮手術。
社會上,一度出現“農民不吃自產糧、醫生不看自家病”的亂象。各行各業互坑互宰,從瘦肉精、毒奶粉,到假農藥、假疫苗,簡直防不勝防。
▲雍禾醫師梁麗芬的手術進度照
但梁麗芬對自家的植髮技術絕對有自信。手術這天,2300個毛囊單位種下去;半年後,效果初現;等到2018年年初,梁麗芬的植髮效果最終呈現,整場手術堪稱完美。
梁麗芬的信心,源自雍禾磨礪多年的植髮質量標準體系。
當年雍禾開始向全國進軍時,張玉意識到一個重大問題:北京雍禾高品質、高水準的醫療水準,應如何與全國各地連鎖醫院保持一致?
這個性命攸關的問題,容不得半點馬虎,卻最終被雍禾破解,那就是:將以前只可意會、難以言傳的手術經驗標準化,打造出中國植髮業第一部質量“標準憲法”。
2010年,由雍禾制訂的《植髮技術的研發與技術服務》質量標準體系正式釋出,並一舉透過國際標準化組織認證。這套標準體系,對術前檢測、髮型設計、手術流程、術後恢復等做出了極其詳盡的規範。
它的出臺,不僅填補了國內植髮行業標準體系的空白,贏得了國家權威機構和業內專家的首肯,更讓雍禾就此佔據了品質醫療的高峰。
03
在“雍禾標準”貫穿始終的今天,患者走進全國任何一家雍禾植髮醫院,所見所感都大同小異。
手術室內,醫護人員嚴謹忙碌;手術室外,發友親屬緊盯螢幕,觀看手術全程直播;手術完成後,影片立刻被製成光碟交給患者,整個過程絕對確保私密。
這種“透明醫療”方式,迅速贏得患者青睞:手術親見,杜絕了業內“中途換大夫”的惡劣行為;萬一出現醫療糾紛,手術影片還將成為專家仲裁的有力證據。
術前,雍禾的“五大保障協議”,已經包含了杜絕亂收費、隨時退保證金、預約醫師親自手術等承諾,為患者所稱道。因為一旦雍禾違約,患者就可獲得雙倍賠償。
術後,發友立刻會收到一條滿意度調整簡訊,手術中暴露的任何問題,都會透過客服中心向院長反饋,有的還會由院長直接致電瞭解。一旦涉及共性的、制度的、流程的問題,甚至會因此提出整改、重整流程。
雍禾的這些陽光舉措,一舉擊中了患者痛點和行業亂象。雖然在雍禾內部,一度被認為是“自找麻煩”,但在張玉看來,只要能改善醫患關係、踐行質量承諾,所有這些麻煩都值了!
04
表面上,這似乎是不同機構經營理念有差異;實際上在醫療這個精專領域,沒有金剛鑽,攬不了瓷器活。雍禾能夠做到公開透明,在專業度上亦是有足夠的底氣。
植髮醫療屬於新興行業,從業機構龍蛇混雜,最大的行業隱憂,是正規醫生的極度稀缺。按道理,植髮機構本應趁著行業上升期大力培養;實際上,很多民營植髮機構卻拼命培養護士、極少培訓醫生,原因很簡單:培養醫生成本高,培養成功就跳槽。這種賠本買賣,使得大家寧願四處挖角,也不花這筆冤枉錢。
張玉卻不這麼看,如果所有人都不在醫生培訓上下功夫,行業就會被“一禮拜大夫”搞亂,所有人都是受害者。這促使張玉再下決心:雍禾一定要挺身而出,搭建起完整的培訓體系,規範操作流程,並大量培養技術過硬的植髮醫生。
2008年,伴隨著國內知名植髮專家韓巖加盟雍禾,行業隱憂的破解展露曙光。在這位主刀手術上萬例、發表論文20餘篇的植髮專家主持下,雍禾植髮技術研究院得以成立,多年來培育出數以百計的優秀植髮醫生,成為中國植髮業界的“黃埔軍校”。
要在雍禾“出師”相當不易。首先,要從五年制醫科大學本科畢業,才能入門學習毛髮移植理論;之後,要經過模擬演練、手術觀摩、手術助理等階段的反覆磨礪,才能在老醫生的指導下開始臨床。即便一切順利,也要實踐一整年才能走到手術檯前。可哪怕成為新醫生,也不允許單獨手術,還得在老醫生耳提面命下學會應對各種意外,才能獨立執刀。
這樣折騰下來,雍禾培養一批技藝嫻熟的醫生,至少要兩年。而同業中,確實有“一禮拜速成班”,鮮有像雍禾這樣腳踏實地下“笨功夫”的。
沉穩紮實的醫師隊伍,不僅賦予雍禾“透明醫療”的底氣,還有足夠的餘力打造植髮業中的“夢之隊”。
▲雍享團隊,堪稱中國植髮業界的“夢之隊”
2018年,雍禾從100多位植髮專家、500位護士中,挑出最好的醫師、種植師、分離師,以百裡挑一的標準、完成數千例植髮手術為門檻,組成了這支技藝精湛的更高階團隊——“雍享團隊”。
這在植髮行業,再度成為首創。
然而,技術與功夫依然在詩外。張玉對雍禾醫師的期望,成就了中國植髮業界的名言:我對大家所有的要求,就是希望你們能奉獻出美好的醫德。你們的醫德越好,我們的公司才會越好。
馬雲曾經說過:“如果說人類還有什麼紅利沒有被髮掘的話,那我相信,信任、互信是最大的財富。”
在有些行業,信任恰恰成了最大的危機。而雍禾憑藉其標準體系、透明醫療和保障協議,點滴積累起過硬的技術、人才與口碑,贏得了無數患者的由衷信任。或許正是這種常年積累的信任,才使雍禾在2018年的夏天,爆發出令人驚歎的成長力。
而雍禾的所有成就,無非是證明了誠信蘊含的價值與威力。
/ THE END /
·本文僅代表作者觀點·
喜歡?點個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