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閉嘴嗎?” ——‘Will you shut up man?’

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第一場辯論會在北京時間30日上午9時登場,總統特朗普與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俄亥俄州的克里夫蘭展開唇槍舌戰。本場由福克斯新聞頻道的華萊士(Chris Wallace)主持,主要辯論6個部分的內容:特朗普和拜登的過往、聯邦最高法院、新冠疫情、經濟、城市中的種族和暴力、選舉的公正性。
不同於歷年的美國總統電視辯論,這場辯論一開始就場面十分混亂,特朗普數度插嘴、打斷拜登發言,還不理會主持人、胡攪蠻纏、企圖主導發言,三人吵成一團。拜登在多次發言被打斷後,惱火地對特朗普說:“你能閉嘴嗎?虧你還是個總統。”並稱特朗普簡直是個“小丑”。美國網友戲稱,這場辯論簡直是幼兒園吵架。
據說, 這是多年來白宮最混亂,最痛苦的辯論之一。從最高法院和冠狀病毒到種族主義和納稅申報,辯論範圍廣泛,但細節很淺。以下是一些關鍵時刻BBC的回放。
這場90分鐘的辯論圍繞六個話題展開:特朗普和拜登的主要政策闡述、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新冠疫情、經濟、城市的種族矛盾和暴力活動,以及選舉的公正性。在每一環節中,主持人華萊士會首先就辯論主題提問,隨後特朗普和拜登各自擁有2分鐘不間斷陳述時間,剩餘時間為自由辯論。
兩人的首場面對面“交鋒”吸引了大量關注。然而,正是這場辯論,讓廣大美國網友,甚至是專業分析人士感到“頭疼不已”。
多家美國媒體總結稱,這是一場“以人身攻擊和不斷打斷為特徵”的辯論,一場“史上最混亂聒噪”的辯論,互相喊話、打嘴仗、說“相聲”……觀眾很難弄清兩位候選人的立場,有時甚至根本無法理解他們在說些什麼。
那麼,這場萬眾矚目的辯論究竟有多混亂?我們不妨透過覆盤來感受一二。
【第一回合:規則】
多次強行打斷談話
特朗普和主持人“槓”上了
在辯論開始之初,作為福克斯新聞主持人、本場辯論主持的華萊士就明確了辯論規則:針對主持人提出的問題,每位總統候選人都有2分鐘不受干擾的發言時間。然而,這樣的賽制在隨後的一個多小時中並沒有被遵守。
▲特朗普多次打斷拜登發言,被主持人頻繁提醒遵守規則。
很快,特朗普就對拜登發起了攻勢,並在對方回答每一個問題時不顧規則地插話打斷他。這種“策略”讓拜登在辯論初期頗為“不適”,用美媒的話說,導致他在談論關鍵問題時“思路混亂”。
由於無法連貫地表達自己的想法,拜登在整場辯論中多次向特朗普喊話,“哥們兒,你能不能閉嘴?”“唐納德,你能安靜一會兒嗎?”他一再指責特朗普企圖“強行鎮壓”這場辯論。
主持人華萊士也因此不得不多次提醒特朗普遵守辯論規則,試圖維持秩序。遺憾的是,在大多數情況下,他所做的努力都失敗了。“總統先生,我是這場辯論的主持人,我希望您能讓我問完我的問題。”華萊士無奈地說道。
華萊士:“請允許我問一個問題。在過去的四年裡,你不斷承諾廢除並取代奧巴馬醫改,但在這四年裡,你從未提出一個計劃,一個全面的計劃來取代奧巴馬醫改……(被特朗普打斷)”特朗普:“我當然有,我廢除了個人強制令。”華萊士:“等我說完,我會給你機會……(再次被打斷)”特朗普:“不好意思,我廢除了個人強制令。”華萊士:“這不是一個全面的計劃。”特朗普:“這絕對是件大事。”華萊士:“你是在和他(拜登)辯論,不是和我。讓我問完我的問題。”特朗普:“我有的。”
最終,在幾次打斷之後,華萊士終於能夠提問了:“特朗普的醫保計劃是什麼?”
特朗普回答:“首先,我想我是在和你辯論,不是在和他辯論,但沒關係,我一點兒也不驚訝。”特朗普進一步表示,他認為奧巴馬醫改不是個好東西,“最重要的是,我想幫助人們,而奧巴馬醫改需要付出高昂的代價,是個災難。”
【第二回合:納稅】
特朗普:我交了數百萬美元的稅款
拜登:拿出你的納稅申報單
在2020美國總統大選首場電視辯論舉行前夕,美國《紐約時報》爆出一則猛料,聲稱特朗普在過去15年中有10年沒有繳納任何稅款,僅在2016年和2017年繳納了750美元的聯邦所得稅。
▲當地時間27日,《紐約時報》爆料稱,特朗普在過去的15年中有10年都沒有繳納任何所得稅,隨後特朗普推特更新:“假新聞!”圖據推特
在本場辯論中,當主持人華萊士直截了當向特朗普發問納稅問題時,特朗普不得不回答,“我交了數百萬美元的稅,數百萬美元的聯邦所得稅。”
當特朗普試圖繼續為自己辯護時,拜登插話稱,“拿出你的納稅申報單。”
特朗普則回應稱,“(辯論)結束後你就會看到了。”
▲辯論現場。
華萊士再次問特朗普,能否告訴大家,2016年和2017年到底繳納了多少聯邦所得稅時,特朗普回應稱,“數百萬美元”,並稱“你們將會看到的”。拜登接著發問,到底什麼時候可以看到?
不過,特朗普言語間承認,自己並不想交稅。“在我當總統前,我是一位富有的地產開發商,一位商人。”他表示,許多美國富人都想利用繳稅中的漏洞來避稅。(這倒是實話)
“特朗普似乎一邊堅稱自己在避稅,一邊又堅稱自己繳納了數百萬美元的稅款,”CNN評論稱,“有點奇怪的是,儘管拜登競選團隊此前一直就此大做文章,但現場辯論中,拜登並沒有抓住機會對特朗普的回答進行深究。”
【第三回合:疫情】
拜登嘲笑特朗普的“消毒劑說”
特朗普:別對我說“聰明”這個詞
當開始討論新冠疫情應對的主題後,拜登率先發言表示,數字說明了一切,特朗普身為美國總統完全沒有任何應對計劃,他今年2月就知道新冠病毒的嚴峻性,但他什麼都沒做,他讓人們恐慌。“特朗普說自己做的工作很棒,但他做了啥?他一直在等、等、等,直到現在都沒有采取任何行動。”
特朗普則否認道:“我防疫工作做得不好的唯一原因是那些‘假新聞’。”
隨後,在提及新冠疫苗的研發進展時,特朗普和拜登再次相互攻擊。
▲“激烈”辯論。圖據路透社
當特朗普被問及“是否認同其專家團隊所言、新冠疫苗可能要等到明年夏天才能大規模向公眾提供”時,他回答稱,“疫苗已經成為一個政治化的事情了。”
特朗普說,他已經和許多疫苗研發公司聊過,對方表示他們可以“更早地”推出疫苗。“有可能在11月1日前我們就會有答案,但也可能是這個日期之後。”特朗普說道。
拜登由此展開攻擊稱,“在新冠病毒這個問題上他(特朗普)已經說過太多的謊言了,大家還相信他所說的話麼?”拜登稱,“就是這個人在復活節的時候告訴大家,疫情將會消失,等到天氣暖和起來時這場疫情就會奇蹟般地消失。”拜登意在提醒觀眾,特朗普不值得相信。“順便說一下,也許你在手臂上注射些漂白劑,就不怕新冠病毒了。”
“你知道的,這話說得太挖苦人了,”特朗普立即回應說。
拜登說道,“他說過的話都是有記錄的。事實上,新冠疫情讓他驚慌失措。除非他(特朗普)變得更聰明,反應更快。”
聽到這話後,特朗普迅速打斷了拜登的發言,並就拜登對自己智力的質疑展開了反擊,“你剛才是用了‘聰明’這個詞嗎?”他問道。隨後,他“嘲諷”拜登從特拉華大學畢業,稱他“畢業時成績不是班上最低的,就是倒數幾名”。
“永遠不要對我用‘聰明’這個詞,”特朗普說。
【第四回合:家人】
特朗普多次攻擊拜登兒子
CNN評論:“粗俗得令人震驚”
當被問及為什麼選民應該選自己而不是特朗普時,拜登說道,特朗普讓美國“更虛弱、更貧窮、更分裂、更暴力”。
“當我就任副總統時,美國剛經歷了一場經濟衰退,我被要求去修理它,而我做到了。我們留給他(特朗普)的是蓬勃發展的經濟,而他卻一手造成了另一場經濟衰退,”隨後他開始攻擊特朗普與俄羅斯的關係。
這時特朗普開始打斷拜登,並開始攻擊他的兒子亨特·拜登。主持人華萊士插話說,“總統先生,你的競選團隊同意雙方都能在兩分鐘內不被打斷地回答問題。你為什麼不能遵守你的競選團隊同意的基本原則呢?”
“他從來不遵守諾言,”拜登立刻打趣道。
事實上,在整場辯論中,特朗普曾多次將話鋒轉到拜登的兒子亨特·拜登身上。當辯論進行到大約第45分鐘時,特朗普終於抓住第一個機會“甩出”了自己醞釀已久的話題,指責亨特利用父親擔任副總統的職務牟利收受了數百萬美元的賄賂,並聲稱其因吸食可卡因而被美國軍隊開除。
而拜登對此顯然早有準備,並沒有被對方激怒。他立刻反駁了特朗普有關自己的兒子在一家烏克蘭能源公司董事會任職期間存在不當行為的說法。“這些都不是真的,”他回應道。
▲美媒稱,在家人受到特朗普言語攻擊時,拜登表現比較冷靜剋制。圖據路透社
但特朗普並不滿足於此,他試圖在這個問題上繼續向拜登施壓。最終,主持人華萊士不得不一再強硬地要求特朗普停止插話。拜登隨後對著鏡頭表示:“這(場辯論)與我的家庭或他的家庭無關,這關乎你們的家庭,也就是所有美國人民。但他不想談論你們需要什麼。”
然而,在接下來的一次關於軍隊的辯論中,特朗普再次向拜登發起攻擊。當拜登提及此前曾有報道稱特朗普將陣亡的美國士兵描述為“笨蛋”和“失敗者”時,他提到了自己2015年死於腦癌的兒子博·拜登,“博曾在伊拉克服役一年,還獲得青銅星章,他不是失敗者。”
當聽到拜登說出“兒子”一詞後,特朗普立即回應道:“我不知道博,我只知道亨特。”隨後,他再次開始對亨特進行攻擊。而拜登較為剋制地對鏡頭直言不諱:“亨特和許多美國人一樣,一直在與吸毒作鬥爭。我為他努力克服毒癮感到驕傲。”
辯論結束後,CNN主持人在提及這一段時指出,當拜登提到自己死於腦癌的兒子時,特朗普的表現“粗俗得令人震驚,他缺乏應有的尊重和得體”。
【第五回合:投票】
特朗普拒絕承諾將接受選舉結果
拜登:他只是害怕計票
辯論的最後部分為選舉的公正性。拜登的回答集中在鼓勵美國人投票上,“去投票吧!你們將決定這次選舉的結果,”他呼籲道,“你們將決定未來四年的美國會是什麼樣。”
隨後,拜登提到了特朗普此前對選票的攻擊。他指出,特朗普本人近年來也一直透過郵件投票,“他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面,把選票寄到了佛羅里達州。”
▲當地時間29日,人們聚集在華盛頓特區的體育館觀看首場2020美國總統大選電視辯論。圖據紐約時報
而特朗普則重申了“郵寄投票會導致普遍舞弊”的觀點,並表示,自己不能接受以“數百萬張郵寄選票為基礎”的選舉結果,尤其是,如果很多選票是在選舉日後才收到並進行清點。他補充道,希望美國最高法院能解決在11月選舉中郵寄選票引發的任何糾紛,而美國人可能要幾個月後才能知道選舉結果。
拜登對此反駁道,沒有證據證明郵寄選票有問題,特朗普的言論都是為了勸人們不要去投票,他是在嚇唬人們,讓他們認為這是不合法的,但特朗普只是害怕計票。
當地時間晚10點39分,經歷了混亂的90分鐘後,主持人華萊士努力在特朗普依舊滔滔不絕的發言中結束了首場2020美國總統大選電視辯論。拜登看起來鬆了一口氣,而特朗普沒有停下繼續“自說自話”。
在辯論結束後,《衛報》撰稿人吉爾·菲利波維奇在推特上寫道:“我現在非常同情希拉里(·克林頓),因為我確信(2016年)她那種有苦說不出的感受。”隨後,希拉里本人在推特上回複道:“你不會知道的。”(You have no idea.)
而特朗普,則以一條圖片推文,對首場辯論做出了自己的“總結”。
▲辯論結束後,特朗普的一張圖片推特充滿深意。截圖自推特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