瞄準中年男性!2.5億脫髮大軍消費出一個IPO

隨著996、007普遍帶來的工作壓力,脫髮早已不是中老年男子的專屬,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正“長江後浪推前浪”,相繼成為“禿頭”的主力軍。當代人“禿然的焦慮” 創造了巨大的市場空間,也推動了植髮行業的迅猛發展。
6月17日,被稱為植髮四大家族之一的雍禾率先邁開上市步伐,向港交所遞交了招股說明書,擬主機板掛牌上市,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擔任聯席保薦人。
這位“中國最大的植髮醫療服務提供者”歷經十餘年積累和沉澱,如今正式對港交所上市發起衝關。倘若闖關成功,雍禾將迎來首次高光時刻——成為我國“植髮第一股”。
地鐵公交的背後金主
提到雍禾植髮,大部分人應該都不陌生。在成為它的使用者之前,我們已經透過無孔不入的廣告認識了它。
地鐵、公交、電梯…只要走在城市的路上,很難不看到雍禾植髮的廣告。除了線下,微博、小紅書等線上平臺廣告也猶如病毒式散播。

雍禾植髮的地鐵廣告
這種人海戰術廣告和鉅額的廣告投入,讓雍禾植髮收入大漲。2018年-2020年,雍禾醫療整體收入分別為9.34億元、12.24億元、16.38億元,複合年增長率達32.4%。
藉助雍禾招股書,還可以得到更多關於這家企業商業側重的佐證。在營收連年增長的同期,雍禾的營銷費用分別為4.6億、6.5億、7.8億,佔比分別為49.6%、53.1%、47.6%,幾乎是整個營收比例的一半。
2018年,雍禾前三名供應商服務專案分別為搜尋引擎相關廣告、地鐵站展示廣告、地鐵站展示廣告,分別佔總購買量15%、2%、2%。2019年第一大供應商服務專案仍是搜尋引擎相關廣告,佔比15%。2020年前五大供應商服務專案均是廣告和推廣,佔總購買量20%。
也就是說,在雍禾醫療每年的收入中,一大半都要拿去做廣告、獲取客源。我們在搜尋引擎上輸入“植髮”二字,看到的排名靠前的雍禾,都是用錢砸出來的。
相比之下,雍禾醫療在研發費用上的投入則顯得微不足道。報告期內,研發費用佔營收比例分別為0.8%、0.7%以及0.7%。
至此已經不難看出,雍禾醫療的發展幾乎全靠“燒”錢砸廣告。重度追求廣告效應,是當下雍禾收割市場的主要營銷戰術。
年輕人的“頭”等大事
資料顯示,雍禾創建於2010年,目前已經形成了囊括脫髮門診、藥物治療、史雲遜健發中心、哈發達假髮研發生產中心等業務的毛髮醫療綜合體,但其主打的還是醫療植髮業務。成立至今,雍禾植髮已經發展為中國最大且覆蓋面最廣的連鎖植髮醫療機構。
因為雍禾所瞄準的,正是當前龐大的脫髮市場藍海。
據《中國人頭皮健康白皮書》資料顯示,我國脫髮人數已超2.5億人,每6個人中就有1人有脫髮困擾。脫髮人群數量遠超單身人群!果真是2.4億人脫單難,2.5億人脫髮容易。
不僅規模擴大,“禿頭族”也日趨年輕化,90後已經成為脫髮大軍中的“新勢力”。艾媒諮詢釋出的《2019-2021年中國脫髮保健行業趨勢與消費行為資料研究報告》顯示,中國有植髮需求的人群平均年齡為34歲,80後人群中有39%有植髮需求,90後中植髮需求比例高達36%。較上一代人的脫髮年齡提前了20年。
在這令人頭禿的資料下,頭髮問題成為了“頭等大事”,也創造出了巨大的消費市場。從脫髮產業中催生出來的細分產業,養髮、植髮、生髮等行業逐漸成為朝陽行業。
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相關資料也支撐了這一觀點:2020年,中國植髮行業市場規模為134億;但到2025年,市場規模就將達到378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為23%;到2030年,市場規模還將進一步增長至756億元,年複合增長率為14.9%。
在行業分析人士看來,這意味著,植髮行業正在開啟一個需求巨大的藍海市場。而佔據行業頭部的企業,目前具備“先發優勢”,未來的成長空間非常廣闊。
“禿”然的希望與焦慮
“第一股”湧動的背後,是全社會對脫髮的高度關注和焦慮。當“禿”如一夜春風來,醫療植髮自然就成了拯救廣大脫髮人士的“救世主”。
但在看似火爆的行業資料背後,植髮市場的滲透率卻僅有0.21%。資料顯示,2020年國內進行的植髮手術僅有51.6萬例。相較龐大的脫髮人群,實際選擇植髮的人數似乎遠遠低於需求總量。
在這其中,雍禾作為民營機構的老大哥,相關資料自然更具行業參考性。在雍禾的營收中,幾乎全部來自於相關植髮醫療服務收入。2018到2020年,雍禾植髮實現收入9.18億元、11.98億元和14.13億元,佔總營收比例分別為98.3%、97.8%和86.2%。
但在同期,雍禾接待的患者人數分別才3.5萬人、4.3萬人和5.1萬人。這意味著,與中國實際患脫髮的人數相比,接受植髮服務的人數比例依然很低,市場需求還遠未得到有效滿足。
這兩極分化的資料之下,橫亙著的是高昂的手術費和低服務產出效率的問題。

根據雍禾醫療的招股書,從2018至2020年,接受公司植髮服務的客單價分別為2.61萬元、2.78萬元、2.79萬元。也就是說,一場植髮手術患者的消費大概是2萬-3萬元。
而根據公開報道,我國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在上述3年分別為28228元、30733元、32189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分別為39251元、42359元、43834元。
對比目前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植髮手術的費用於患者來說顯然是一筆不菲的開支。
除此之外,植髮對於人力和裝置的時間消耗也是需要考量的因素。
一般來說,一場植髮手術除了需要註冊醫生,還得配備多名護士等專業醫療人員,植髮手術幾小時到10小時不等,勞動強度高且時間長,這就導致醫生的產能相對有限。因而能夠覆蓋的消費群體也註定不會太多。
繁榮背後的亂象與隱憂
雖然極高的手術費會帶來極大的利潤,但植髮行業成為熱門背後,卻藏有無數市場隱患和擔憂。
費用之外,成也廣告,敗也廣告。因為廣告而獲得大眾青睞的雍禾植髮,也曾由於鋪天蓋地的誇張廣告而被列入違法典型。
招股書顯示,僅在2018年,雍禾醫療就曾因7宗不合規事項被處罰。其中,北京雍禾美度門診因在上海地鐵1號線、2號線、4號線車廂釋出未經審查批准的廣告內容,而被上海市工商局檢查總隊罰款176.7萬元,並被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列入了2018年第四批典型虛假違法廣告案件。
而在2020年4月,雍禾醫療再次因為釋出含有說明治癒率或者有效率醫療廣告,被責令立即停止釋出違法廣告,並罰款15萬。
與此同時,高昂的手術費懸頂之下,隨之滋生的還有亂象迭生的貸款平臺。
今年5月,有媒體報道某女大學生在雍禾植髮做免費檢測後,被套路背上萬元貸款,貸款平臺涉及 “有錢花”、“安逸貸”等網路平臺。
去年10月,還曾有消費者投訴過雍禾植髮誘導辦理貸款業務支付高昂的植髮費用。
如此種種,均表明了該行業有許多不規範之處,還處於發展不成熟的階段。
更有業內人士反映,目前植髮行業還存在機構的醫療資質和手術相關醫護人員的資質參差不齊,有的植髮機構有執照的醫生只是掛名,大量手術由無資質人員操作,從而導致行業危險叢生。
在2017年,雍禾醫療就曾因為使用非衛生技術人員從事醫療衛生技術工作、安排未獲得有效健康合格證明的從業人員直接為顧客服務工作,而被監管機構接連處罰。
雖然招股書顯示目前雍禾醫療擁有超1200人的專業醫療團隊,包括229名註冊醫生和930名護士,超過行業內第二、第三的總和。但面對龐大的植髮市場,專業人員還是明顯“供不應求”。
而這種專業植髮醫生的短缺,也讓未來的植髮市場存在諸多安全隱患。
植髮新“霸王”尚需時間考驗
從北京雍和宮附近的一個科室,到搬進團結湖周邊的整形醫院,再到入駐三里屯SOHO中心商圈,雍禾勢頭無人能擋。
無論此次雍禾植髮是否上市成功,其已經寫就的行業地位依然無法撼動。作為中國最大的植髮醫療服務提供商,雍禾植髮無論是在營業總收入、醫療機構數量、市場佔有率、註冊醫生人數、還是就診植髮患者人數方面,均名列行業第一,在國內佔據絕對龍頭地位。
細分賽道的容量和天花板是企業成長性的關鍵,在成為“植髮領域”的新“霸王”之後,雍禾醫療的未來還有待市場觀察。
- END -
投稿及內容合作|[email protected]
廣告及商務合作|[email protected]
點選“在看”,擁有相互成就的關係!

閱讀原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