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個男人要捐精,只有3個合格

愚公若活到今天,還敢不敢拍胸脯,“子子孫孫無窮匱也”?
作者|燕小六
來源|醫學界
精子庫在“鬧精荒”。
近日,湖北省人類精子庫主任熊承良表示,2018年世界盃期間,“主要捐精物件”大學生們,幾乎“全軍覆沒”。
這可能因為頻繁熬夜看球喝酒擼串抽菸導致大多數志願者的精液引數完全不行。
但,排除4年一次球賽的特例,日常的捐精質量合格率也在逐年下降。
湖北省人類精子庫分析2011年-2017年資料,發現:每10位志願者中,僅兩三位的精液質量能達到捐獻標準,合格率不到30%。
“再不改變,男性遲早都會發展為無精症。”在2018年第三屆東方婦產科學論壇上,身兼同濟醫學院生殖醫學中心專科醫院院長、中華醫學會第八屆計劃生育學分會主任委員的熊承良教授感嘆。
圖為熊承良教授
男性精液“一年不如一年” 有實錘
近年來,關於男性生育力、生殖健康的研究,明顯增多。
求錘得錘。男性精液“一年不如一年”的結論,被再三擺上檯面。
比如,“學術巨頭”BMJ和EHP於1992年和2000年,發表薈萃分析,發現:近半個世紀來,男性精子質量一直在往下掉。
包括芬蘭、法國、突尼西亞、以色列、印度、紐西蘭,陸續在本國男性中發現:當代男性的小蝌蚪活力,大不如前。
中國男性也未能倖免。1985-2010年間,正常男性的精子數量、精液密(濃)度、精子非向前運動率,都顯著下降。
“湖南省人類精子庫參與其中一項研究,發現:正常男性的精子濃度在15年間,下降約30%。到2015年,合格捐獻者不足1/5。”熊承良教授說。
圖片來源於2018年第三屆東方婦產科學論壇
也有學者唱出反調:精液質量下降,“未知、不肯定”。
理論有二:

現有研究不全面

要回答男性生育力及精液引數的變化趨勢,最科學的方法就是開展多中心、大樣本的橫斷面研究,以掌握男性生育力及精液質量的基線資料。
而且,必須考慮到一系列差異,包括:地理學、種族、遺傳或環境因素、研究方法選擇、資料處理、研究物件年齡……任何一個節點的偏倚,都可能降低資料真實意義,致使其結論可靠性較差。

實驗室差異也會干擾

精液質量評估的主觀性強。樣本採集時間、禁慾時間、取精方式及精液引數不同,也會干擾大樣本多中心回顧性研究中趨勢的準確性。
不論如何,“部分地區精液質量總體呈下降趨勢”這一結論,已被國內眾多學者接受。
評價男性生育力,看的是啥?
學術界關注“精液質量”,因為它牽扯出一個嚴肅問題:男人生育力高低。
國際公認的、評價男性生育力的金標準,是“妊娠等待時間”,即妻子不避孕而懷上寶寶所需時間及後續影響。
但臨床與科研工作更常使用以下4大類檢測,作為男性生育力評估的替代指標和間接證據。這些引數更易獲得,也更直觀。
首當其衝,就是精液引數檢測
包括:精子濃度、總精子數、精子活力、活動度、正常形態精子百分率等。其中,最重要的3項:精子濃度、精子前向運動的速度、正常形態精子百分率。
精液引數不斷走低,和不育男性的比例升高,密切相關。“照此以往,男性可能都會發展為無精症。”熊承良教授說。
此外,還應重視精液中是否存在精液白細胞過多(判斷白細胞精子症)、支原體/衣原體感染(較多見的男性生殖道感染)、精液漿生化檢測、各項精子功能試驗(精子低滲腫脹試驗、頂體酶檢測、精子DNA完整性檢測……)
有夫妻抱怨,丈夫精子質量好、活動力強,老婆也沒啥毛病,為何就是懷不上?一查,是頂體酶出了毛病,導致精子無法穿透卵子。那麼,縱使精卵一相逢,仍然不能受精。
內分泌激素(如FSH、LH、T、E2和PRL等)
染色體檢查
這是從先天遺傳角度,來進行生育力判定。
常染色體核型分析可以發現一些異常,如羅伯遜異位、克氏綜合徵、真兩性畸形。
Y染色體微缺失檢測,包括:AZFa缺失表現類似唯支援細胞綜合徵,AZFb缺失提示生精阻滯,AZFc缺失是精子生成障礙的最常見問題,約佔Y染色體微缺失的60%。
男性生殖系統超聲
為男性生育力評價,提供影像學證據,如睪丸、附睪、輸精管、精索、射精管、精囊、前列腺是否有異。
熊承良教授提醒,對男性進行生育力評估,可以隨時進行。這主要取決於夫婦對生育的要求。
考慮到精液引數波動性,一次檢測可能存在偏差,可以在1個月、2個月後,再進行精液常規分析。
近期有感染、發熱、勞累的男性,要考慮到自身狀況導致的精液質量異常。“休息夠了,再複查。”
“我們要進行綜合的男性生育力評價,而不只是關注精液引數。因為我們的終極目標是胎兒娩出,而不是單純改善精液引數。”熊承良教授說。
TA們最“殺精”
要論“殺精”最兇殘?
大量研究直指:現代不良生活方式。
包括:吸菸、酗酒、熬夜、過度疲勞、精神緊張、工作壓力大、久坐、常喝碳酸飲料、沉迷手機或電腦、長期穿緊身褲或牛仔褲,吸食毒品等不良生活習慣。
“有些男性喜歡把膝上型電腦,放在大腿上辦公。一干就是幾小時。工作完畢,精子死了一半。”熊承良教授說,這一說法已被研究驗證。
肥胖、高脂飲食、貪食快餐食物、偏食等,也可能影響精液引數,導致“我想生但是生不出來”。
此外,有科學家指出,環境有害因素對人類生殖健康的影響,可能是21世紀人類健康所面臨的較大挑戰。
危害男性生殖健康的環境有害因素按其屬性可分為:
  • 物理因素:噪聲、震動、電離輻射、非電離輻射、環境溫度等
  • 化學因素:有機磷農藥、芳香烴、有機溶劑、塑膠新增劑、雷公藤和機動車尾氣
  • 生物因素:弓形蟲、風疹病毒和性傳播病原體感染
  • 負性情緒:焦慮和抑鬱
  • 常用藥物:化療藥物、心腦血管系統藥物、外源性睪酮、5α-還原酶抑制劑、抗抑鬱藥、抗癲癇藥、抗菌藥物都可能對男性生育力產生不利影響
  • 病毒感染: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寨卡病毒、人類巨型細胞病毒、人乳頭瘤病毒、肝炎病毒等可損傷生殖系統
  • 遺傳和年齡等因素
“遺傳因素在男性生育力方面,不是最重要的!”熊承良教授說。
誰能救救男性生育力
健康有四大基石。“包括合理膳食、適量運動、戒菸限酒、心理平衡——這也是男性生育力改善的生活習慣。”熊承良教授指出。
同時,現代有一些醫療保護手段,能幫助男性,“留住本根”。包括精子超低溫凍存,睪丸、附睪來源的微量精子凍存,睪丸組織超低溫凍存,全睪丸冷凍,精原幹細胞冷凍,iPS冷凍。
自精凍存適用人群,包括:癌症患者(化療、放療和手術前);睪丸、前列腺及影響射精的手術前;從事損害生育功能的危險工作前;接觸一直能嚴重引起生殖毒性物質、或預測能引起生殖毒性物質前;需要生育的少弱精或排精障礙的患者。
熊承良教授表示,如今,更多的研究、學者在發力,希望找到並改善與男性生育力有可靠關聯的因素。
但願,大家都有做爸爸的機會。
新聞來源:
http://hb.sina.com.cn/news/j/2018-07-10/detail-ihezpzwu6136487.shtml
資料來源
[1]Carlsen et al., BMJ, 1992, 305:609-613
[2]Swan et al., Environ Health Persp, 2000, 108: 961-966
[3]Feki et al. 2009; Jorgensen et al. 2001;
[4]黃莉萍等,生殖與避孕,2011年02期
[5]Hong-Fang Yuan et al., 2018
[6]Chuang Huang et al., 2017
- 完 -
更多閱讀
投稿郵箱 |yxjtougao@126.com
商務合作 |021-58545118

參加《醫學界》讀者調研

贏取精美小禮品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