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關中藥的威水史


廣州的中藥業曾經非常發達。民國以後,真正的“藥街”,在槳欄街、寶華路、杉木欄和十三行一帶。密集的藥鋪,門連戶接,連綿不絕,走在街上,梁財信、敬修堂、保滋堂、集蘭堂、王老吉、馬百良、唐拾義、橘香齋、李眾勝、潘高壽、鹿芝林、元生堂、兆民安、大金堂、廣生堂、寶華堂、天好堂等招牌,相繼映入眼簾,讓人有一種“你方唱罷我登臺”的熱鬧感覺。

梁財信創於乾隆二十四年(1759),位於槳欄街。最擅長醫治跌打刀傷,紅花跌打丸、梁財信跌打丸、跌打酒等,都是家家必備的“看門口藥”。做得最旺時,在香港、佛山、順德、上海都有分店。

敬修堂創於乾隆五十五年(1790),位於太平橋腳,老闆錢澍田做絲綢生意起家,自己研製一些藥物,原是為了長途販運時在路上應急,有時也送一些給有需要的街坊,後來因為藥效神奇,做藥做出了名氣,乾脆開起藥鋪,以“回春丹”、“如意膏”最出名。

保滋堂創於嘉慶二年(1797),原先開在佛山,以“保嬰丹”為招牌藥,但因為生意清淡,搬到廣州的槳欄路,主營熟藥飲片。果然是樹挪死,人挪活,保滋堂挪到西關後,馬上風生水起,迅速發展成為一家大鋪,在香港、梧州、潮州等地都開了分店。

潘高壽創於光緒年間(1890年前後),原址在高第街,辛亥革命前夕遷往十三行豆欄上街,產品以“潘高壽川貝枇杷露”最為人們熟知。潘高壽做廣告的手法很特別,常寫一些稀奇古怪的文章在報紙上發表,吸引人們關注。有一年,潘高壽發現香港誠濟堂的川貝枇杷露與自己的很相似,有仿冒之嫌,便寫了一篇文章,以“一二三四五六七,忠孝仁愛禮義廉”為題,挖苦誠濟堂“忘八”(王八)和“無恥”。結果被誠濟堂告上法庭,法庭以誠濟堂的產品在香港有註冊,判潘高壽敗訴。潘高壽一氣之下,在川貝枇把露的包裝盒印上一行字:“勸人莫冒潘高壽,留些善果子孫收”,以洩心頭之憤。這個故事,成為街坊飲早茶時的趣談,無意間起了廣告宣傳之效。


王老吉涼茶創於道光八年(1828),位於十三行靖遠街。民間相傳,王老吉的創始人王澤邦曾被皇帝召入京治病,封為太醫院院令。這種傳說彰顯了王澤邦的江湖地位,但比較可靠的故事是,鴉片戰爭時,林則徐任欽差大臣,到廣東查禁鴉片煙,因操勞過度,加上水土不服,身體不適,王澤邦送上一劑草藥,煎服後霍然而愈。林則徐登門答謝,問及草藥成分,原來不過是崗梅根、金櫻根等普通草藥,不禁大為歎服,還

專門送了一隻鐫有“王老吉”三字的大銅葫蘆壺給王澤邦。如今,涼茶已成為國家級的非物質文化遺產,王老吉這個老字號,在“中華老字號品牌價值百強榜”中排行第五,品牌價值高達1080.15億元,王澤邦的塑像立在六二三路上。


當年的藥業,大都是醫藥合一,前店後廠,鋪面出售熟藥,郎中坐堂問診,店後設工場炮製藥材和製作中成藥。大凡丸、散、膏、丹、酒、水、茶、油,無不齊備。西關多富裕人家,很多藥鋪也以經營參茸補品為招徠。那時的藥鋪也很重視做廣告,何濟公的創始人何福慶甚至宣稱“賣田賣地都要賣廣告”。上世紀三四十年代,不少藥品的廣告詞還寫得很文縐縐,今天讀來,別有趣味。其中一個廣告是這樣寫的:“沉沉,默默,冷冷,清清,天熱時候,最難將息!微弱的燈焰照著寶寶,呵,黃瘦極了!可愛的笑渦掩不了羸弱的臉,隔壁的黃老太太不是說過嗎:‘孱弱的兒童要吃燕窩精。’”

清代至民國,中成藥業在荔灣開枝散葉,藥鋪數不勝數。1955年,廣州工商業實行公私合營,據當時的統計,廣州有115家中成藥企業,其中75家在荔灣地區。2000年,廣州市政府確定的27個老字號中,醫藥類佔了四家:何濟公、陳李濟、潘高壽、敬修堂。四家都與荔灣有很深的淵源。陳李濟的總店不在荔灣,但咸豐六年(1856)就在十三行設立了批發所,一直維持到1954年,所有陳李濟的藥品都是從這裡走向市場的。何濟公的廠址曾在龍津東路、上下九路、十八甫、寶華路等地輾轉搬遷,荔灣人家,誰沒聽過“何濟公,何濟公,止痛唔使五分鐘”的歌仔?

如今廣州最大的中藥材市場,既不在打銅街,也不在槳欄路、杉木欄了,“文革”剛剛結束的1979年,一個規模龐大的中藥材市場,在六二三路、清平路悄然崛起。

六二三路以前叫沙基,早年是一條谷糧專業街,並不經營中藥材。黃沙對開的江面,就是谷埠,東、西、北江來的谷船都在這裡泊岸,還有“三江幫”的花生、綠豆、油麩,也都在附近碼頭進行交易。後來逐漸棄舟登陸,在沙基一帶開設米鋪、米機行、米糠行。清末廣順隆、義豐和、兆同群等大米鋪,都開在沙基。民國時廣州最大的米業公司——華南米業公司和全省的食糖銷售中心,都設在沙基。

儘管抗戰以後,這裡的谷糧米業、糖業等農產品市場,都已式微,但在廣州人的記憶中,沙基仍然是農業產品、農副產品集散的地方。改革開放以後,在清平路開設農副產品市場,便是水到渠成的事情。而且不開則已,一開就是當時全市規模最大的農貿市場,經營幹鮮果、肉類、三鳥、蛋品、海鮮、蔬菜等,把中藥材也引入場內。清平農貿市場的成功經驗,作為改革的典型,轟動一時,吸引了全國二十多個省、市、自治區的人紛紛前來參觀,許多外國的政府官員、議員、記者也紛至沓來,看個究竟。

清平路農副產品市場開張時,也正好是白天鵝賓館興建期間,霍英東經常待在工地不回家,有時也會到清平路逛逛,感受一下國內市場復甦的氣氛。他一向有個信念,路通才會財通,1985年,他又捐出五萬美元,在沙面和清平路之間,搭建一座人行天橋,方便人們來往,讓大家在逛清平路農副產品市場時,也可以順便到白天鵝賓館參觀一下。當年12月,一座長22米,寬2.5米的雙懸臂簡支鋼樑結構天橋,便橫跨在沙面湧上了。這成了一座豪華的五星級賓館與一個擺地攤的農貿市場之間的紐帶,在回顧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變的歷史時,這座橋樑的象徵意義,可圈可點。

初時的清平路農副產品市場,劃分為東、西、南、北、陳塘五個地段,其中南段、北段和陳塘段都有經營藥材。後來,中藥材從林林總總的農副產品中,做出了規模,漸漸突圍而出,在六二三路形成了一個專業市場,成為廣州市唯一合法經營中藥商品的交易場所,在全國乃至東南亞地區,都享有盛名。今天它作為全國中藥材的主要集散地,已躋身全國17箇中藥材專業市場之一。

讀本號文章,品廣州往事:


細數佛山中醫聖手

仁濟路:南北藥材香十里

在秉政街尋找秦磚漢瓦

白雲山水天上來


閱讀原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