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禿”然!“植髮第一股”上市來了

見習記者 葉詩婕
11月23日,港交所檔案顯示,植髮機構雍禾醫療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雍禾醫療”)已透過上市聆訊,並披露了其聆訊後資料集,計劃募資3億美元(約23億港元)。聯席保薦人為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
根據聆訊資料顯示,雍禾醫療成立於2005年,是中國一家專門從事提供毛髮醫療服務的醫療集團,提供一站式毛髮醫療服務,涵蓋植髮醫療、醫療養固、常規養護及其他配套服務。若以2020年總收入、2020年就診植髮患者人數等指標計算,雍禾醫療都是國內排名第一的植髮醫療提供商。
(截圖來源:HKEXnews披露易;雍禾醫療招股書)
此外,中信證券透過Yonghe Hair Service(中信產業基金全資持有,中信證券持股中信產業基金35%的股權)及CYH(中信證券國際持有,中信證券國際為中信證券的全資子公司)持有雍禾醫療43.18%的股權,CEO張玉持股37.96%,張玉的胞弟、公司執行董事張輝成立的信託持股5.64%。
增長迅速 業績向好
招股書稱,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2020年相關所服務產生的總收入計,雍禾醫療是中國植髮醫療服務及醫療養固服務市場規模最大的企業,分別佔有10.5%及4.3%的市場份額。
財務資料方面,雍禾醫療的總收入從2018年的人民幣9.3億元增長31.1%至2019年的人民幣12.2億元,並進一步增長33.8%至2020年的人民幣16.4億元。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六個月,雍禾醫療的收入為人民幣10.5億元,較2020年同期增長75.1%。
(截圖來源:雍禾醫療招股書)
另外,根據招股書,接受雍禾醫療治療的患者人數也從2018年的35177人增加41.7%至2019年的49851人,並進一步增加82.7%至2020年的91069人,2021年前六個月接受雍禾醫療治療的患者數量為68112人。2018-2021年上半年,每位植髮患者的平均開支分別為26097元、27799元、27868、26782元,報告期內,其同店銷售額也分別實現了18.4%、20.0%及52.6%的增長。
利潤方面,2018-2020年雍禾醫療的淨利潤分別為5350萬元、3560萬元和1.63億元;毛利率分別為75.2%、72.6%、74.6%;淨利率分別為5.7%、2.9%、10%。2021年上半年實現淨利潤4.04億元,實現毛利率73.6%,淨利率3.8%。
(截圖來源:雍禾醫療招股書)
經營模式方面,雍禾醫療是以自營醫療機構為主的連鎖植髮醫療機構模式。截至2021年6月30日,雍禾醫療已在全國52個城市經營53家醫療機構,為中國最大及覆蓋面最廣的連鎖植髮醫療機構。報告期內雍禾醫療還收購了美國知名植髮醫療服務提供商顯赫植髮的香港業務,藉此於2021年5月將業務延伸開拓至中國內地之外。
截至2021年6月30日,雍禾醫療已經建立起一支由1233人組成的行業內規模最大的專業醫療團隊,其中包括246名註冊醫生及919名護士。

(截圖來源:雍禾醫療招股書)
營銷佔比超50%
研發佔比不足1%
值得注意的是,與每年迅速增長的營收同步的,雍禾醫療的營銷投入也逐年增長,營銷佔比逐漸增大。
(雍禾植髮在地鐵列車投放的廣告 來源:21商評網)
招股書顯示,2018-2021年上半年,雍禾醫療產生的銷售及營銷開支分別為4.64億元、6.50億元、7.80億元、5.78億元,佔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9.6%、53.1%、47.6%、54.9%,其中品牌廣告及效果廣告開支費用分別為1.78億元、3.65億元、3.82億元、3.15億元。招股書稱,其廣告也投放於騰訊、百度、位元組跳動、快手、微博、嗶哩嗶哩等國內大型線上渠道平臺。
高昂的營銷費用提高了獲客成本,也蠶食了利潤。據計算,以2020年雍禾醫療新增的50694名患者計算,公司單人獲客成本約高達15378元。2018—2020年,公司的淨利率也遠低於愛美客、華熙生物等其他醫美行業巨頭。
(截圖來源:雍禾醫療招股書)
但與逐年提高的營銷廣告支出不同的是,雍禾醫療的研發支出卻少得可憐。2018-2021年上半年,分別為780.7萬元、886.9萬元、1181.5萬元、615.1萬元,佔營業收入的比例分別為0.8%、0.7%、0.7%、0.6%,不足1%。
顏值經濟與植髮焦慮
據市場調研公司MarketResearch Future釋出的資料顯示,2023年全球植髮市場規模預計將達到238.8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526億人民幣。中國方面,根據國家衛健委釋出的資料顯示,中國有超過 2.5 億人正在飽受脫髮的困擾,平均每6人中就有1人脫髮。
同時,艾媒諮詢資料顯示,2016年,中國植髮行業開始蓬勃發展,當年市場規模為57.0億元。但近幾年中國植髮行業的使用者保持60%-80%的增長幅度,2020年中國植髮行業市場規模已攀升至208.3億元。
(截圖來源:艾媒諮詢)
另外,根據艾媒諮詢釋出的資料,國內脫髮的年輕化趨勢非常明顯。中國有植髮需求的人群平均年齡為34歲,80後人群中有39%有植髮需求,90後中植髮需求比例也高達36%。
值得注意的是,在近幾年社交媒體和不斷完善的美顏效果的轟炸下,頭髮茂密也成了顏值高的一個必須項,而顏值高成了“地位高”“過得體面”的表象,社交媒體賬號平臺上的轟炸式營銷,徒增了消費者的顏值焦慮。
根據德邦證券研究,植髮也從初期的剛需脫髮,向美學需求(鬢角種植、眉毛種植、 睫毛種植、鬍鬚種植)等更多領域延伸。2020 年植髮市場規模約 134 億元(若按客單價 2 萬計算,對應每年植髮人群 67 萬人,僅佔脫髮人群 0.27%),未來市場轉化率和需求層面均有較大潛力。
(在某Z世代使用者最偏愛的影片網站搜尋“植髮”得出的結果)
這是一片巨大的藍海,最近才剛剛熱度“禿”增。
但問題也才剛剛顯現。行業內部方面,由於處於初級階段,競爭魚龍混雜,事故頻出,仍需要加強監管治理;外部方面,顏值經濟雖然催生了一大波利好,但由於亂象橫生,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也與8月27日釋出了《醫療美容廣告執法指南(徵求意見稿)》,並向社會公開徵求意見。可以預見,未來會進一步規範對這一行業的整治。
編輯:艦長

閱讀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