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專訪 | 走進忠誠衛士的心靈世界(二)

點選上方“人民武警”可訂閱哦!
成林:精武人生最精彩
張瀟瀟、石俊傑
人物小傳
成林,現任8661部隊三營副營長,第十八屆“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先後28次參加各級各類軍事比武競賽,23次摘金奪銀。曾被表彰為全軍愛軍精武標兵,榮獲“中國青年五四獎章”,榮立一等功1次、二等功2次、三等功3次。
關鍵詞:精武
記者:我看到你手背上佈滿老繭,聽說你身上還有不少在訓練中留下的傷痕。能否和大家談談平時你訓練的情景?
成林:部隊是一個特殊的群體,訓練是軍人的常態。做一名合格的軍人,任何時候都要認真訓練,練就精武的看家本領。從新兵連開始,我每天拉著門框做引體向上,徒手擊打牆壁1000次,雙指單臂做俯臥撐100個,蛙跳100個。入伍十幾年了,我的身份已從戰士變成幹部,崗位也換了好幾個,但每天擊打牆壁1000次鍛鍊力量和肌肉的習慣卻一直保持著,久而久之,拳峰上就形成了一層厚厚的老繭,自然我也收穫了一身結實的肌肉。工作忙時不能開展高強度訓練,我就進行靜力訓練,練氣息調節、指端關節爆發力。我始終覺得,只要想訓練,時時處處都是訓練場;只要持之以恆,堅持量的積累,就一定會有質的飛越。
我是特種兵,為了更好地提升能力素質,我對自己的要求是在訓練大綱的基礎上超越大綱。連隊組織10公里武裝越野,我給自己定下20公里武裝越野的訓練計劃;練習夜間特種射擊,我把100米的距離變成了170米⋯⋯“優秀就是及格,極限就是底線。”新訓班長這句話我始終沒忘,畢竟我們最終要面對的是實戰而非考核,任何意外和突發情況都有可能發生。只有不斷超越自己,才能確保在戰鬥中萬無一失。
記者:你是武警部隊小有名氣的“武林高手”,你覺得練就過硬的本領,是天賦多一些,還是後天的努力更重要?
成林:有人問過我,在比武中拿了那麼多的金牌,是不是天生就是這麼厲害?其實我的身體條件很一般,不高大也不強壯,剛入伍時每次跑步成績都不好,攀巖訓練也爬不過老兵,用網路語言來形容,就是一個“菜鳥”。但是人生路、軍旅路從來都不是在起跑線上定勝負,而是一場耐力和毅力的比拼。我在起跑時不佔優勢,那我就付出更多的努力去追趕、去超越,訓練時比別人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和汗水。不論工作多繁忙、擔負勤務多辛苦,我都堅持訓練單腿深蹲起立、夾牆垛90度垂直蛙跳等內容,一點一點積累,讓自己變得更強。我對每一個戰術動作都嚴摳細訓、精益求精,力爭做到盡善盡美。想要在某個領域很優秀,既需要努力也需要天賦,雖然我不是天賦最好的那一個,但我一定要做最努力的那一個。
記者:你不僅在訓練中頑強拼搏,平時更是善於鑽研總結技能。在你看來,鑽研是精武的捷徑,還是精武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成林:精武沒有捷徑,但要少走彎路,靠的就是鑽研。有人詬病軍人是大老粗,頭腦簡單、四肢發達,這是一種偏見。四肢發達就是身體健康、孔武有力,如果僅憑蠻幹蠻練,可能在剛起步時就會因訓練方法不當而受傷,哪裡還能四肢發達呢?現在很多人去健身房健身都要請個私教,就是這個道理。我剛開始接觸障礙訓練的時候特別自負,覺得自己軍事素質不錯,加上平時堅持鍛鍊,身體條件也很好,班長講的動作要領我根本沒往腦子裡去,結果在下高板的時候把腳後跟震傷了。
俗話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受傷之後,我開始反思,軍事訓練的每一個課目內涵都十分豐富,除了力量、速度之外,還有諸多技巧,如果訓練中只是機械模仿,不去思考和總結,提升的空間是有限的。只有用腦用心去鑽研,不斷歸納總結,訓練的技能才能真正成為自己的東西,在實戰中遇有情況,才能主動、迅速作出應對。
記者:你曾被評為“全軍愛軍精武標兵”,用實際行動展示了“四有”新一代革命軍人“有本事”的好樣子,但你依然不斷給自己提出新的挑戰,是因為覺得自己還有不足嗎?
成林:入伍至今,我的心路歷程經歷過三個階段:從無知到滿足,再到知不足。剛入伍時,我是一個無知又充滿熱血的青年,一門心思想透過訓練變得更強大,一門心思想戰勝周圍高大、強壯的戰友。經過不懈努力,我開始在大大小小的考核比武中獲獎,那時不是拿獎拿到手軟,而是拿第一拿到手軟。有一段時間,我開始變得飄飄然,對自己取得的成績特別滿足。但幾次赴北京領獎,看到那麼多英模,深入瞭解他們的先進事蹟後,我突然覺得自己很渺小,所取得的成績也根本不算什麼。我深刻意識到,我是一名軍人,目標應該是能打仗、打勝仗,而不是戰勝戰友、比武奪冠。
我經常問自己,如果身處危機時刻,能不能克敵制勝、絕處逢生?答案是現實又殘酷的:在戰場上我們沒有選擇對手的權利,在實戰中也沒有勝與負,只有生與死,如果不能練就過硬的綜合素質,也許我連拔槍的機會都沒有。從那時起,我開始把對手想得更強大,時刻提醒自己要不斷變強,讓自己時刻處於戰鬥狀態,不要心存僥倖,我所肩負的使命不允許我在精武強能路上有絲毫懈怠。
有時候我也會思考:榮譽代表著過去,我的明天還能不能像今天一樣,被當成精武強能的標兵?現在我挺害怕被記者採訪的,每次採訪我都特別緊張。我不希望自己是一閃而過的“明星”、曇花一現的“典型”,也不喜歡做一個新聞報道中的英雄,我只想做一個可以託付生命的軍人。不論是當戰士還是當幹部,不論獲得多少榮譽,我都堅持把精武強能作為軍旅生涯的第一目標,希望10年或者更久之後,我最驕傲的事情,依舊是做一名合格的軍人,依舊是大家精武路上的榜樣。
記者:你曾獲得“中國武警十大忠誠衛士”殊榮,請問,你覺得精武和忠誠之間有著怎樣的關聯?
成林:有志男兒來當兵。當年剛入伍時,我摸著身上的軍裝,特別激動。當時我想,一定要對得起這身軍裝,一定要忠於黨、在部隊好好幹。就是憑著這份忠誠的信念,我才能忍受令人生畏的苦累、孤獨,在追求精武的路上拼命堅持。入伍十幾年來,我在維穩一線、反恐戰場圓滿完成各項任務,憑著過硬的軍事素質、打贏本領,制伏窮兇極惡的歹徒、暴恐分子,為維護邊疆社會穩定作出了應有的貢獻,用實際行動踐行了對黨忠誠的誓言。
我認為,忠誠是精武的動力源,當軍人有了忠誠於黨的信仰,才能把強軍夢和個人夢想緊緊聯絡在一起,才能激發銳意進取、奮力拼搏的動力;精武是忠誠的根本保證,戰場打不贏,一切等於零,如果軍事素質不過硬,不能有效履行黨和人民賦予的神聖使命,忠誠也就無從談起。
記者:精武不僅僅是具體的行動,更體現了一種難能可貴的品質和意志,你覺得精武和拼搏對人生有何意義?
成林:我覺得人生最大的追求,是自我價值的實現。我崇拜浴血奮戰、決戰疆場的軍人,希望自己也能成為這樣的人,在戰鬥中實現自己的價值。於是,我在精武的路上勇往直前。我也有扛不住想要放棄的時候,不過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很快就被更堅定的執著取代。我始終堅信,付出的每一滴汗水終將有它的價值。一路走來,我不僅強健了身體,更在練武的同時練強了內心,形成了堅韌不拔的品格,也養成了自律、嚴謹、精益求精的習慣。軍人為什麼強大?就是因為他們精武尚武、強身又強心,既能戰勝險阻,又能所向無敵。
每個人都想成功,但是很多人都沒能成功,為什麼?人不是生來就被打敗的,但是每個人在一生中都難免會遇到困難、挫折、失敗,我們的態度將決定我們人生的走向。有一首歌我很喜歡,名字叫《愛拼才會贏》,我們對待人生也要有這樣一種積極的態度,始終保持堅定的意志品質,跌倒了再爬起來。唯有奮鬥,我們才不會虛度時光;唯有拼搏,我們才能走出精彩的人生路。
此資訊為原創, 轉載請註明出處!
監製:楊敏、孫延東、劉鳳橋
圖片監製:劉海山
主編:王文、魏國榮
編輯:冰晶、洪虎、化煒、莫荒、張瑜
郵箱:[email protected]

閱讀原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