丟擲雙黃連的“雙雄”

來源:網摘
雙黃蓮蓉月餅也被搶光,鬧劇過後,很多正規渠道都已經紛紛闢謠。這個就不多說了。
我們一起看看雙雄:上海藥物所和武漢病毒所吧
武漢病毒所,到底是個什麼單位呢?能這麼快的連夜出成果?
看一下百度百科介紹: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始建於1956年,是專業從事病毒學基礎研究及相關技術創新的綜合性研究機構。同時擁有我國2個p4(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生物實驗室其中一座。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針對人口健康、農業可持續發展和國家與公共安全的戰略需求,依託高等級生物安全實驗室團簇平臺,重點開展病毒學、農業與環境微生物學及新興生物技術等方面的基礎和應用基礎研究。
據2016年12月研究所官網顯示,研究所設有5個研究中心,共設有34個研究學科組;共有在職職工266人,其中科研崗位189人;在讀研究生253人,其中博士生124人,碩士生129人;擁有博士後流動站1個、二級學科博士點2個、二級學科碩士點2個、專業碩士點1個。
看起來非常高大上,但是和他們所長王延軼比,還差了一點!
先看簡歷:
這位所長從一個基層研究員,用了六年成為所長!
級別是正廳級!
而且只是一個81年出生的小姑娘:
年少有為,學術大牛啊!
不過更牛的還是她的丈夫:
百度百科顯示,2000-2004年,王所長曾在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讀取學士學位。而舒紅兵正是該學院的特聘教授。
大學一畢業,舒紅兵和王所長就結婚了,舒紅兵1967年出生,據說已不是第一次結婚。
2005年,舒紅兵到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做院長。
2006年,王所長留學歸來,去武漢大學生命科學學院讀取博士學位。
2010年11月,拿到博士學位5個月的王所長,成為武漢大學生命醫學院副教授。該院院長是舒紅兵。
2012年,王所長任中科院武漢病毒所分子免疫學學科組,研究員/學科組長,這時,舒紅兵是中科院院士。
2014年11月,王所長被評為國家傑出青年(博士畢業四年被評傑青),這時舒紅兵是武漢大學副校長,全國政協委員。

2018年12月,王所長在升遷為武漢病毒所所長後,又被錄用為武漢市第十三屆政協委員會委員。此時,舒紅兵為全國政協常委(副部級)。

然後再看看上海藥物研究所
上海藥物所長期從事抗病毒藥物研究。2003年非典來襲,《首都醫藥》雜誌等資訊釋出渠道曾發文稱,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證實,“潔爾陰洗液具有抗SARS冠狀病毒作用”。
而且官網顯示,上海藥物所一直以來與藥企都有開展專案合作。
上海綠谷製藥有限公是其長期合作伙伴之一。
這個名字很熟悉了吧?
《饒毅實名舉報綠谷科學家》
《綠谷製藥老年痴呆新藥獲批上市!曾熱賣“抗癌神藥”靈芝寶》
綠谷製藥成立於1997年,與上海藥物研究所關係緊密。上海藥物研究所是綠谷製藥長期的核心戰略合作伙伴,綠谷製藥在上海藥物研究所設立了“綠谷創新基金”,用於支援新藥研發。
此外,綠谷製藥的科學決策委員會包括上海藥物所第六任所長(2004年至2013年)丁健和學術委員會副主任耿美玉。
天眼查顯示,目前丁健為綠谷製藥的副董事長,耿美玉在2015年4月至2018年9月期間擔任綠谷製藥的董事。
也有證據表明,兩者不僅是合作伙伴的關係。

肩頸腰椎疼?請用日本久光鎮痛貼!

上海藥物所官網2015年和2017年刊登的兩篇媒體報道指出,綠谷製藥是上海藥物所與綠谷集團合辦的合資製藥企業。
天眼查顯示,上海藥物研究所在2018年6月20日退出了綠谷製藥的投資人行列,目前綠谷製藥由綠谷集團100%持股。
公開資料顯示,綠谷集團以售賣保健品發家,由綠谷製藥的董事長呂松濤於1997年成立,其一款主打的保健品曾涉嫌違規宣傳。
2008年1月,中央電視臺曾播出了揭秘“綠谷”騙局的報道。報道稱,從1996年開始,綠谷集團先後推出了三代所謂的抗癌產品,分別是中華靈芝寶、雙靈固本散和綠谷靈芝寶。綠谷集團10餘年不斷變換名稱虛假宣傳,且在沒有審批的情況下擅自發布產品廣告,成為彼時近十年來全國最典型的系列虛假廣告宣傳案之一。
報道稱,經藥監部門查實,在綠谷集團一系列的抗癌產品廣告中,引用了大量的科研機構、專家學者等對先後三代產品的所謂抗癌效果進行宣傳。其中在宣傳綠谷靈芝寶時,廣告中曾提到“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透過體外實驗證實,綠谷靈芝寶對人體實體瘤和白血病、淋巴瘤細胞具有明顯的抑制作用”。
被央視曝光的次年,解放日報一篇報道指出,綠谷製藥就與上海藥物所簽訂了總金額數千萬美元的合同,獲得“GV-971”的全球開發許可權,而那時綠谷製藥的年銷售收入只有1000萬元。
這一研究歷經10年,2019年11月初,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有條件批准了綠谷製藥治療阿爾茨海默病新藥——九期一®(甘露特鈉,代號:GV-971)的上市申請,主要發明人是耿美玉團隊。
2019年11月29日,一篇署名為“饒毅”寫給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員會主任李靜海的信函流出,指出耿美玉有關藥物GV-971的論文涉嫌造假。隨後,饒毅向媒體表示“沒有發出,有過草稿”。國家自然科學基金委則向媒體表示,正在調查核實此事。
帶點貨,要冒這麼大風險,有些不合算啊。

閱讀原文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