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中方制裁的歐方10人,都是什麼來頭?

澎湃新聞記者 汪倫宇

3月22日,中國決定對歐盟嚴重損害中方主權和利益,惡意傳播謊言和虛假資訊的10名人員和4個實體實施制裁:歐洲議會議員彼蒂科菲爾、蓋勒、格魯克斯曼、庫楚克、萊克斯曼、荷蘭議會議員舍爾茨瑪、比利時議會議員科格拉蒂、立陶宛議會議員薩卡利埃內、德國學者鄭國恩、瑞典學者葉必揚、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歐洲議會人權分委會、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

據悉,遭制裁的相關人員及其家屬將被禁止入境中國大陸及香港與澳門特別行政區,與其的有關的企業、機構也已被限制同中國進行往來。

彼蒂科菲爾:屢屢對華“開炮”


在中方公佈的制裁人員名單上,有一半人員都來自歐洲議會。排名首位的彼蒂科菲爾來自德國,目前是歐洲議會“對中國關係代表團”團長。2020年8月,他曾與副團長、希臘政客史雅琪一同發表宣告,支援捷克參議院議長維施特奇爾訪問臺灣。

彼蒂科菲爾是德國綠黨的資深成員,還曾在2002到2008年間擔任過綠黨黨魁。2012年,他開始擔任歐洲綠黨在歐洲議會中的發言人。在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後,他成為一個跨黨派外交政策工作組成員,任務是起草歐洲議會在接下來四年間的外交政策工作計劃。

彼蒂科菲爾還曾經是歐洲議會對美關係小組和“跨大西洋議員對話”機制的成員,主張鞏固跨大西洋關係。早在2005年德國前總理施羅德任上,德國政府曾力主推動解除對華武器禁運,但遭到彼蒂科菲爾的堅決反對,他聲稱,德國和歐洲應該與美國的態度保持一致。

自2020年以來,彼蒂科菲爾還出任所謂“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的共同主席,這是一個主要由歐美十幾個國家的議員參與,主張以“保護民主制度和人權”為藉口,對華聯合施壓的政治組織。

作為歐洲議會對華關係代表團團長,彼蒂科菲爾還主張對中國通訊裝置運營商華為、中興等企業進行打壓。

2020年10月,以彼蒂科菲爾為首的40多名歐洲議會議員,曾致信歐盟電信部長以及高層官員,宣稱華為、中興等企業受中國政府控制,對西方國家政府、企業和民眾展開所謂“間諜活動”,並要求將這些中企列為“高風險供應商”。

最近一段時間以來,彼蒂科菲爾則在涉疆、涉港和涉臺問題上發表大量干涉中國內政的言論。2020年12月17日,歐洲議會曾就一項所謂“新疆地區強迫勞動和維吾爾族人處境”的決議進行辯論和表決,宣稱此舉是對“中國強迫維吾爾人勞動”的回應。當時,彼蒂科菲爾毫無根據地指責中方對維吾爾人施加了“暴行”,妄稱所謂“強迫勞動”是危害人類的罪行。他還以“違反人權”為藉口,鼓動歐洲企業藉此中斷與中國合作伙伴的業務關係。

格魯克斯曼:美式顏色革命的信徒


除了彼蒂科菲爾,來自法國,現年41歲的格魯克斯曼在本國政界也可謂“名人”。他先後在巴黎頗有名氣的路易四世中學和巴黎政治學院接受教育,當時他加入了一個由右翼知識分子貝爾納·亨利-列維領銜的知識分子圈子,該群體贊同美國的新保守主義思潮,認為法國應追隨美國,參與伊拉克戰爭。

不僅如此,格魯克斯曼在隨後十年裡還成了美式顏色革命的擁躉。從2004年開始,他私下頻繁與時任喬治亞總理薩卡什維利接觸,2009年正式成為其顧問,為喬治亞加入北約積極活動。2008年薩卡什維利政府在俄格戰爭中失利後,格魯克斯曼充當了喬治亞與薩科齊政府的中間人,並頻繁在媒體撰文,威脅將俄羅斯開除出八國集團(G8)。

格魯克斯曼於2009年與其第一任妻子Eka Zgouladz結婚,Zgouladz當時是喬治亞內政部副部長,後來她又獲得了烏克蘭國籍,並於2014年至2016年出任烏克蘭內政部副部長。

在隨後的烏克蘭危機中,格魯克斯曼“順理成章”地介入其中。2014年,靠著街頭政治上臺的時任烏克蘭總統波羅申科曾向薩卡什維利和Zgouladz尋求支援,格魯克斯曼也向親歐盟和西方的烏前總統季莫申科提供了不少政治建言。


至於法國國內政治,格魯克斯曼原本與他的父親一起積極支援前總統薩科齊的人民運動聯盟,在法國的政治光譜中屬於傳統右翼。然而,當他正式步入法國和歐盟的政壇後,格魯克斯曼突然給自己披上了中左的外衣,於2017年法國總統大選時宣佈支援社會黨候選人伯努瓦·阿蒙。從那時起,他還把自己包裝成人權的積極捍衛者,創立了“公共空間”(Place publique)黨,自詡為左翼的一部分。在2019年歐洲議會選舉中,格魯克斯曼被選為議員。

格魯克斯曼目前是歐洲議會人權小組委員會副主席,並主持所謂“反外國干預民主程序委員會”。他主張歐盟應該重新考慮“一箇中國”政策,而彼蒂克菲爾正是該主張的支持者之一。此外,格魯克斯曼還曾在歐洲議會演講,指責新疆存在所謂的人權問題。

在彼蒂科菲爾與格魯克斯曼之外,另外3位歐洲議會議員——蓋勒、庫楚克、萊克斯曼也遭到中方制裁,三人同樣在涉疆問題上屢屢發表干涉中國內政的言論,甚至要求國際奧委會將2022年冬奧會舉辦地移出北京。

至於其餘5名遭到制裁的歐盟國家議員與學者,也多次借涉疆、涉藏、涉港議題對華指手畫腳,其中德國學者鄭國恩(Adrian Zenz)正是3月初英國《衛報》與美國有線電是新聞網(CNN)等多家西方媒體引用的“首份涉疆獨立報告”的作者,在報告中,鄭國恩多次丟擲如“強迫勞動”、“強制絕育”、“種族滅絕”等涉疆謠言。

四家機構時常干涉中國內政


除上述10名個人外,中方制裁了四個歐洲實體,其中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排在第一位。資料顯示,該委員會是是歐盟內部處理共同外交與安全政策、共同安全與防務政策的常設機構,成員為來自所有歐盟國家的大使級代表,通常每週開會兩次。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歐盟以所謂新疆人權問題為藉口對中國有關個人和實體實施單邊制裁,而該制裁的發起部門正是歐盟理事會政治與安全委員會。

至於歐洲議會人權分委會,儘管其主要工作是審查歐盟人權政策執行情況,不過近年來該機構多次借所謂新疆人權問題干涉中國內政。

另外,遭中方制裁的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於2013年成立,曾號稱“歐洲最大的中國問題研究機構”。然而,儘管該中心在官網上自稱“希望展現中國不同側面的風貌,推動公眾討論,並深化德國乃至歐洲對中國的認識和了解”,它卻常常拒絕中國媒體採訪,理由是“我們從根本上拒絕‘國家媒體’的採訪。”近年來,德國墨卡託中國研究中心還曾多次刊發文章批評指責新疆人權,還曾邀請鄭國恩等所謂“獨立學者”散佈涉疆謠言。而另一家研究機構——丹麥民主聯盟基金會則是由丹麥前首相拉斯穆森於2017年成立,曾屢屢借涉臺與涉港問題干涉中國內政。

本期編輯 邢潭
推薦閱讀

閱讀原文


相關文章